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当前中国金融体系的风险在哪里?   

2016-04-15 05:33: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以说,对于中国金融体系之风险,中国政府一直在说是可控的,系统性的及区域性的金融风险都可在风险爆发之前加以防范。比如,2015年的地方政府的债务转换、最近国内商业银行的债转股、资产证券化的启动,目的就是一个如何把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防范未然。尤其是最近关于设立以央行为核心的超级监管模式的讨论,更是为了来应对2015年以来中国金融市场的乱象。

但是,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是金融机构的个体问题,还是宏观控制的问题;是金融市场本身内在脆弱性,还是金融监管失败的问题;是金融监管理论上的不足,还是实体经济发展战略偏差等,对此,实际上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一般金融机构都是认识不清的。由此这种认识不清,要想找到化解当前中国金融市场巨大风险的途径也是不容易的。

 比如,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或在市场化程度不高的经济体制下,由于其经济状况基本上处于短缺,更不需要通过信用扩张来促进经济增长,因此,没有过度的信用扩张根本上就不会存在经济危机及金融危机,也不存在金融监管的问题,经济的不景气只是表现为经济凋敝。

但是,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不仅金融市场越来越发达及越来越复杂,而且政府、企业及个人都希望如何利用现在的金融市场来刺激经济增长、来增加企业利润、来让家庭财富增长及提升家庭的福利水平,从而过度地使用现有的金融市场或过度的信用扩张不可避免。可以说,只要这种信用过度扩张的动机存在,只要这种信用过度扩张超出了合理边界,金融危机及经济危机随时都可能发生。但信用扩张的合理边界在哪里?用什么样的制度规则来界定或测算等都是不确定的。这就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明斯基所说的金融市场具有内存的脆弱性,也是为何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机之所以会频繁发生的市场根源所在。近几十年来,在全球各市场就发生过200次以上的大小金融危机。对于中国的金融市场来说,也应该是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信用扩张超出了其合理边界,导致资产价格泡沫,同样是中国金融危机产生的根源。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前,尽管中国也出现过三角债的问题,出现过少数银行的挤兑,但是一则有中国央行之信用担保,二则以往的信用扩张总是有限,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发达市场下的金融危机是不会发生的。但是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在不存在金融危机及经济危机的情况下,随着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起舞,也采取了一系列的信用过度扩张的货币政策,从而让中国信用扩张出现前所未有的快速增长。比如中国各部门总债务占GDP的比重由2008年的170%上升到2014年的235.7%6年时间上升了65.7%。而根据麦肯锡方法测算则中国各部门总债务占GDP的比重由2008年的184.6%上升到2014年的278.9%6年时间上升了94.3%也就是说,通过央行货币政策的信用过度扩张,使得国内政府、企业、家庭的债务全面上升。而且这种债务扩张也形成了国内地方政府、企业及家庭严重的债务黑洞。或者说,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欧美各国都在全面去杠杆,但是则反其道而行之加杠杆。

比如,对中国家庭来看,《日本经济新闻》报导,中国民间债务高达21.5万亿美元,直逼占GDP205%比重,接近1990年日本资产泡沫吹破之前水平。但是,就目前中国央行来看,中国居民债务水平不高,住房按揭贷款的比重不高。所以,近年来央行全面降准降息把银行利率水平全面推低到历史最低水平,让大量的银行贷款涌入国内房地产市场。2015年通过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有30%以上的银行信贷资金涌入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这就是为何今年以来国内一线城市及部分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价格疯狂上涨的原因所在。但是,国内居民的债务风险可能比所公布的数字还要高得多。国内不少居民的债务风险是十分隐蔽的。它们往往会被更为隐蔽的方式所掩盖。比首付贷、校园网贷等。

还有,目前国内银行的呆坏帐黑洞化也让国内金融市场面临的巨大风险。从目前上市银行所公布的数据来看,国内五大国在银行的不良贷款比率2016年已经大幅上升,总计持有12744亿元的不良贷款,达到10年来最高水平。其中,农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比率最高,已经超过了2%的不良贷款率界线,达到2.39%,这个比率比2015年增长了70%。而银行计提拨备覆盖率则出现暴跌,其中拨备覆盖率最高的农行有189%,但比2015年下跌了97%;最低是建行,跌至150.99%,大跌71%,即跌到银监会150%的监管警戒线。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也是如此。而且当前国内如此过高的债务风险还是建立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价格只涨不跌的前提假定上,建立在中国的房地产不需要进入周期性调整的前提假定上,如果这些前提假定不成立,经过信用过度扩张的中国金融体系所面临的风险会更高。

可以说,当前中国金融体系风险之高,是无可非议的。外国研究无论如何估算都会不离谱。因为,这不仅在于这几年中国总体债务上升速度及债务率远超出世界各国,从账面上反映出的企业、地方政府及银行债务风险的严重性,这就使得中国政府不得不正在采取各中非常的手段来对冲这些债务风险,比如商业银行的债转股、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而且更在于无论是私人、企业及地方政府的许多债务黑洞根本没有暴露出来,再加上中国房地产市场价格快速上涨十几年,从而没有出现过周期性调整,而建立在这种房价只是上涨而不下跌债务与抵押资产,在不出现周期性调整的情况下,其风险根本不会暴露出来。但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能。再加上最近中国互联网金融更是乱象丛生,更是把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推到极致。所以当前中国金融体系的风险并非仅是监管制度改革就可以解决,而是要改革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及“房地产化经济”的经济结构。这才是中国政府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6192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