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当前中国金融反腐不要转移反腐的视线   

2015-11-23 13:2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报道称,目前中国金融反腐的重中之重,是清除境外反对势力“代理人”。因为“金融腐败已经发展成为系统性、体制性腐败,并且腐败分子倒戈,甚至与境外势力勾结,做空中国资本市场,这已经严重威胁到国家金融安全。”因为,不少到欧美发达国家学习过的人都可能成为境外势的代理人,这样会影响到国家金融安全。这种言论不仅有夸大其词之歉,而且也在转移金融反腐的视线。因为这种言论没有触及到当前中国金融腐败的实质与核心,也就不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

可以看到,目前中国金融反腐已经进入了深水区,而且正在全面地展开。随着10月末,中央第三轮巡视工作正式入驻,金融系统将成为金融反腐的重点区域。1113日,中纪委宣布,因涉嫌严重违纪,证监会副主席姚刚接受组织调查。姚刚也是目前为止证监会被查的最高级别官员。而姚刚之所以被查就在于过去13年以来,他一直执掌企业上市审批的生杀大权。还有姚刚的老部下李量落马也是与多年主管主板和中小板的发行监管部有关。2009年创业板推出后,李量曾任创业板部副主任。1118日,姚刚原下属、证监会稽查总队副总队长习龙生也被带走,而习龙生也曾任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处处长,负责发审委员的排期。

还有,111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央行征信中心党委书记王晓明、主任曹凝蓉、纪委书记高军因违纪受到责任追究;农业银行副董事长、行长张云,已被组织处理,降为正处级干部。今年早些时间,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峰被带走调查,华夏银行副行长王耀庭也因违纪被中共北京市纪委立案。

可以看到,当前中国的金融腐败基本上都是对绝对权力约束不够的结果,实际上与勾结外国势力及成为外国势力的代理人无关。因为,中国的金融腐败之所以会如此严重,最为核心的问题或问题的实质都在于政府对金融市场管制过多。因为中国的金融市场完全是由计划经济转轨而来,在这个过程中,政府的权力对金融市场主导是必然。再加上由于中国金融市场是由计划经济转轨而来,整个金融市场的信用也是完全由政府担保。这样更是为政府主导金融市场设定了制度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政府会按照自己的计划思维让金融资源流向所要发展的行业与企业,政府对金融资源配置具有绝对的权力;另一方面,由于政府并非一个简单的概念或抽象的道德人,而是一个由有私利的人组织的机构。在金融资源配置的过程中,如果不能够对政府的这种绝对权力进入有效约束,那么这些具体的人就容易把政府的公共权力转化为个人谋取私利的工具。而且这种权力越大,越是没有约束,那么金融腐败就可能会越是严重。这才是当前中国金融腐败的实质与核心。如果不把握这一点,也就不可能了解到当前中国金融腐败的问题所在,及化解当前金融业的腐败。

无论是证券市场还是银行业,以国家的绝对权力掌管着中国巨大的金融资源,所以谁掌握了这种权力,谁就容易把这种公权力转化为个人谋利的工具。有时候这种公权力的转化为私人利益看上去占整个金融资源的配置微乎其微,但这落实到个人名义下则是巨大利益的。所以,在中国,不少人投机经营公权力成了他们人生之道,乐此不疲。因为,绝对的公权力则是个人绝对的利益。从上述的案例来看,这些人之所以腐败,问题还是绝对权力没有约束的结果。绝对权力越是大及没有约束,腐败就会越是严重。

既然绝对的权力为绝对腐败,那么无论是国内投机者,还是国外的投机者,都会靠近或购买这种绝对权力,以便也谋取相关利益,并非仅是外国势力才会寻求代理人的问题。而且,从实现的情况来看,国内的腐败代理人通过这种绝对权力所获得的利益肯定要比国外的代理人大得多,甚至于不知大多少倍。

当然,通过这种绝对权力的腐败,不仅表现为直接的利益腐败,或直接的利益输送,更主要的是表现为把这种没有约束的绝对权力制度化、规则化,从而把非法利益、绝对的腐败转变成合法利益。比如,通过不同的方式推出一些有利于少数人的制度规则,推出只有利于少数人的市场及金融工具。比如,股指期货、程式化交易盛行等都与这种既得利益制度化和市场化有关。所以,我们当前的金融反腐仅是关注直接利益输送的腐败上,而没有关注到既得利益制度化的腐败上。而这一点则是对中国金融市场及中小投资者最为伤害的地方。所以,中国金融反腐不仅在于如何对绝对权力约束与监管上,更重要的是要关注既得利益的制度化上。

  如果现在不是对绝对权力进入清理约束,却把视线转移到这些绝对权力被海外势力看好,成为其在华“代理人”,并以此来否认此前中国省部级高官去西方学习交流,掌握现代金融知识,及要改变这种后备干部进一步提拔的方式,可能是不合适的。因为,在这种分析看来,2012年当年,姚刚也是证监会内部唯一的部级后备干部。而姚刚系日本东京大学博士,先后在日本三洋证券、法国兴业银行、东京证券公司和法国里昂信贷银行东京证券工作。而这种有外国学历与外国的工作经验的情况被看作是“境外势力的触角已经伸入中国金融领域的中高层官员是当前金融反腐的重点及金融监管的盲点,这肯定是有夸大之歉,也容易转移金融反腐的视线。政府部门对此不得不明确。否则这对中国金融市场发展会不利,因为如果这样中国金融人才无从获得。现代金融市场本来就是欧美先发达起来的市场,不向欧美发达市场学习,从哪里学习?

 

  评论这张
 
阅读(14312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