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住房市场的公开秘密   

2012-10-19 05:4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中国富商陈光标又大显身手,说他在北京有住房13套,两套别墅,并扬言让莫言在两套别墅中任选一套。还有,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番禺分局政委蔡彬,他与和家人拥有住房21套,面积7,200多平方米,总值超过4,000万元。

同时,早些时候也有信息透露出来,浙江省药监局前局长黃萌,拥有住房84套;山东省前副省长拥有住房46套;广东茂名前书记罗荫国名下有住房67套及该市前副市长杨光亮有住房35套;山西蒲县煤炭局前局长郝鵬后拥有住房36套,其中有33套在北京;山西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前大队长关建军拥有住房27套,价值一亿多元;上海房管局前第一副局长陶校兴拥有住房30套;黃山市园林管理局前局长耿晓军拥有住房1套和37间商铺;杭州前副市长許迈永拥有住房25套等。

还有,据报道,近日,江苏无锡市场一个位于黃金地段的楼盘,由于企业资金紧张,把其楼盘的住房打折销售,则引起市政府不滿意,认为过低工的房价,扰乱了当地住房市场,下令禁止销售等。从这些现象就可以看到,这就是当前中国房地产市场分开的秘密。

从这个公开的秘密可以看到,首先,尽管这几年住房生产很多,住房的供应量一年大于一年,但是中国住房市场生产的巨量的住房在谁手上。大家经常会看到,相关的政府部门天天在说,这十年来中国住房市场有多少成绩,其生产的住房由人均几平方米增加到人均30平方米以上。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如果住房市场生产的住房再多,而这些生产的住房只是在少数人手,那么这种住房生产最多,住房供应量最大对绝大多数中低收入民众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可以说,中国如陈光标这样的商人不会少百万人以上,如果每一个商人都如陈光标持有住房在20套以上(我们这里看到是他在北京的住房,其他加上外地的住房估计会大几倍,这里只是假定也只有20套住房),那么这中国百万以上的商人拥有的住房就会达到2000万套以上的住房。如果假定每套住房为100平方米,那么商人持有住房就达到20亿平米。20亿平方米是什么概念,它相当于2009年全国销售住房总面积的两倍。

同样,上面例举出来的政府处级以上的官员平均持有住房在20套以上。目前中国有公务员大约在500万左右,有人估算处级以上的干部在108万左右,那么按照这样的一个比例,中国处级以上的干部持有的住房比陈光标这样商人持有住房还要多。而且,中国处级以上的干部所持有的住房不仅数量上,而且以当前市场价格来计算,其价格总额会更高。只不过,我们政府不对住房进行全国性的普查,广大民众不知道而已。也就是说,国内住房市场无论如何繁荣,生产的住房如何多,但绝大多数住房都为富有商人、有权力政府官员及炒房者所持有。

其次,由于政府官员持有的大量的住房,由于他们持有住房市场最有价值的住房,因此,他们不仅不意愿住房市场价格调整,不愿意住房市场的性质改变,而是会进一步来推高住房市场的价格。当他们看到住房市场的价格向下调整时,各个地方政府就会以各种公共利益的理由来阻止这种住房市场性质的转变及价格向下调整。这就是中国的住房市场宏观调控了近十年,但是住房市场的价格越是调控其价格越是上涨的原因所在,而且价格上涨幅度则越来越大。但是这种房价快速上涨,往往又被政府房价统计指标所掩盖。比如说,大家可以查找一下近十年北京住房价格上涨统计数据,其价格上涨仅是100%左右,但近十年北京市实际的房价上涨不会小于8倍以上。

第三,商人持有大量的住房多以是借助银行金融杠杆投机炒作的结果,但对中国政府官员来说,其持有之住房多以是权力交易的结果。既然住房是财富的象征,既然住房是短期内快速聚集财富的赚钱的工具,那么政府官员岂能不会通过手中的权力来获取?可以说,对于没有约束的政府权力来说,只要住房是聚集财富赚钱的工具,通过权力来攫取住房财富就会成为必然。我早就说过了,只要是政府政策追求高房价,只要政府的住房政策不对赚钱效应进行遏制,权力千方百计追逐住房就会成为必然。

第四,当前的住房政策不是把中国住房市场的这个公开的秘密揭示出来反之在掩盖这个秘密。因此,当前住房市场许多政策是仍然希望把飚升了十年的房价维持在高位而不下来,即一向房地产政策所说的稳定房价;同时,在高房价的前提下,要增加更多的住房供给,让国有土地卖出更多,让整个社会的财富更多更快向中国这些少数人特别是政府官员聚集。这就是当前国内中低阶层的绝大多数民众对当前住房市场政策没有信心所在。

但实际上,对于中国住房市场这个公开的秘密,政府要治理易如反掌,中国住房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建立也很容易,就得看中央政府作为不作为。如果政府要作为,只要两招就对当前的住房市场可手起刀落。一是对当前中国住房市场进行普查登记,看看现有的住房到底在什么人的手上;二是通过住房交易税、住房交易所得税、住房持有税、住房遗产税等去除住房市场赚钱效应。然后在此基础制定《住宅法》等来保证绝大多数民众的居住权,来保证住房市场健康发展。如果政府还是希望以高房价来推高GDP增长,那么中国经济与社会问题会没完没了。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房地产泡沫破灭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962)| 评论(1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