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通货膨胀之原因与特征  

2007-09-05 06:3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通货膨胀的危害,凯恩斯曾指出,再没有什么比通过摧毁一国的货币来摧毁一个社会的基础更容易的事情了。这个过程涉及破坏经济过程的所有隐藏经济法则的力量,并以绝大多数无法诊断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说,通货膨胀通常是由货币泛滥引起,而通货膨胀出现或恶化不仅会导致市场价格的严重扭曲,而且也会导致一国货币的严重贬值,并由此破坏整个市场的运作法则。

一般来说,通货膨胀的原因可以是成本推动型,也可以是需求拉动型及有人所称的结构性通货膨胀。但是,从一般意义上来看,目前中国的通货膨胀套不上那种类型,它完全体现了中国式的特征。由于中国式的特征,其原因也会不同。可以说,如果不了解中国通货膨胀的根本原因,那么要找到化解当前的中国通货膨胀是不可能的。

我们先从“休克疗法”之父、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萨克斯玻利维亚的恶性通货膨胀的案例入手。1984年7月至1985年7月一年时间里,玻利维亚的价格上涨了3000%,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当时,该国总统邀请萨克斯帮助寻找治理这种恶性通货膨胀办法。萨克斯带领几个助手到该国后,开始计算各种数据,后来发现,该国恶性通货膨胀的根源是政府完全依赖中央银行作为赤字融资方式的财政措施,而财政预算的关键是石油价格。由于政府财政收入严重依赖于对石油征收的税收,当石油价格急剧下降时,会严重恶化整个财政预算。因此,萨克斯建议,制止恶性通货膨胀的主要措施是一次性的大幅度提高油价,再辅之相应的财政措施。对于这个建议,当时无论是学界还是政府部门都认为,该政策不仅不能结束该国恶性通货膨胀,还可能使通货膨胀进一步恶化。但是,玻利维亚总统还是接纳萨克斯的建议,在1985年8月29日开始实施该计划。首先是大幅度提高油价。随着石油价格飚升,预算赤字消失了。预算赤字的突然消失导致汇率立即稳定下来。而汇率的稳定也意味着该国货币比索价格也突然变得稳定了。在一周之内,玻利维亚的恶性通货膨胀就结束了。

其实,从这案例来看,通货膨胀高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找到通货膨胀的根源所在。如果仅是从教科书中寻找答案,如果仅是从事件的表面来看,而不从事件的本身及内在联系上来理解,那么要找到化解通货膨胀的办法是不可能的。就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尽管,7月份的CPI已经上升到5.6%,而且国内CPI增长趋势并没有减缓,但国家统计部门或其他的一些政府部门不说7月份通货膨胀率为5.6%,而是说1-7月份的CPI为3.5%,并认为目前CPI上涨主要是食品价格上涨导致的结果,如果扣除食品价格上涨的因素,目前CPI上涨幅度其实并不高,即不超过1%。

其实,无论如何掩饰,当前中国的通货膨胀过高并且压力越来越大早就是不争之事实。试想,以目前中国存在严重缺陷的CPI统计体系,不是食品的涨价,整个CPI上涨能够反映出来吗?我多次撰文指出,中国式的通货膨胀同样是一种货币现象,它先由两大资产价格上涨(楼市与股市),然后传导到食品价格上涨并引致全面通货膨胀。

从统计数据来看,广义货币1999年底到2007年二季度末从12多万亿增长到37.7多万亿,增长了3倍多;各项贷款1999年底到2007年二季度末从9多万亿增长到25多万亿,增长近3倍;还有外汇储备1999年底到2007年二季度末从1546多亿增长到13326亿美元,增长近9倍。可以说,在这7年多的时间里,银行贷款和外汇储备快速增长,从而使金融市场上货币泛滥。当金融市场上货币泛滥时,先是从房地产市场上寻找出路,推高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当股市开始发展与繁荣时,大量的资金又流向了股市,从而吹大股市的泡沫。在这时,中国式通货膨胀就开始了。

中国式的通货膨胀是由货币过多引起的,但并非过多的货币会平均式地同时流向各个行业导致各种商品的物价同时地等幅地全面的价格上涨,而是过多的货币先流入强势部门或行业(比如房地产),然后由这些行业去投资或消费来推高商品或服务的物价水平。于是,关联行业价格上涨,收入增加,从而使这些关联行业又增加投资或消费,再对这些行业需要的产品价格产生影响。

在这一条价格上涨链中,价格上涨时间与幅度往往是与接近权力的远近来区分的,离政府权力越近的行业或企业,其上涨时间越早及上涨幅度就越大;而离政府的权力越远的行业或企业,其上涨时间越晚及上涨幅度越小。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这一轮通货膨胀最早是由房地产市场开始,国内房地产价格不仅上涨时间早,而且上涨幅度大(政府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与实际住房价格上涨幅度与速度都是不一致)。房地产市场价格上涨必然带动与房地产相关几十个行业的产品价格、工资及服务价格上涨。然后是股市价格的快速飚升(初始因素与房地产有关,但是股市价格一旦之后,其价格上涨的趋势完全走上人为操纵之路)。最后价格上涨才传到整个经济薄弱的环节农产品及食品的价格上。因为,农业不仅与通货膨胀的权力源最远,而且在整个社会经济利益格局中最容易受到伤害的部门。正如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罗斯巴德所说的,一旦这些最弱势部门的商品和服务价格上涨,也就标志着全面的通货膨胀开始形成。

还有,从当前中国CPI体系的缺陷来看,针对社会对国家统计局CPI指数的质疑,其官员一直在强调作为国际惯例,CPI不包括商品房价格。但是,我们应该看到,CPI指数的重要性早就是家喻户晓了。因为,CPI指数不仅影响每一个消费行为,影响着他们决定花多少钱来购买商品和服务,也左右着市场经营成本,影响着企业与个人的投资决策,影响着社会财富分配与转移,影响着政府决策及央行的货币政策,影响着我们社会每一个民众的生活。如此重要的指标体系,如果不能够真实的反映实际经济生活发生的情况,如果不是与居民的实际消费模式与消费行为的价格变化的趋势一致,而是相背离,那么也就是说明我们的CPI体系存在严重的缺陷,而这种缺陷并不是CPI中包括不包括房价的问题了。

很简单,中国的CPI指标体系的缺陷,就在于没有及时反映整个居民生活消费价格的变动,没有真正反映居民消费生活模式的改变。比如目前中国的CPI体系的样本选择、权重高定都存在严重的问题。这里,我们的不讲房价算不算进CPI指标,仅是拿居住类来说,不仅中国居住类权重过低(13%左右,国际惯例是30%以上),而且其基数低得离谱。2003-2006年城市居民居住类年消费总额仅为699元、733元、808元、904元,看上去这个数字每年增长幅度不小(即年平均增长为5%以上),但实际上由于基数太低及权重小,居住类消费不管如何增长对整体CPI的影响都十分有限。可以说,不考虑居住类的权重,就是以这样的一个居住类消费水平,如果在北京,不足在北京郊区租一间农民5平方米的房子(这完全成了一个天方夜谭的数字,不知道是如何臆想出来的!)。如果北京的居民居住在北京大学附近(更不谈住在国贸附近),其住房面积为90平方米(即建设部平均数),那么这户居民的居住类消费肯定在5万以上,其数字相差太远(居住类包括了房租(购买过房子人就算虚拟房租,即没有租房也得在统计上计算房租)、建房和装修材料、房贷利率、物业费,以及水电、燃料等与住房有关的居民消费)。正因为这样一种严重缺陷的CPI指数体系,居民的居住类消费可以快速增长,居民的房租可以快速增长(这是房价快速上涨必然之势),但是CPI指数不涨到食品的价格,是无法反映出目前中国居民消费价格变化趋势的,从而只要食品价格一上涨,CPI上升也就必然(因为食品类占CPI权重为33.6%)。早些时候,有人曾想把食品价格上涨剔除出CPI上涨之外来说明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不高,但是,如果真的是把食品上涨剔除中国的CPI之后,以目前中国的严重缺陷的CPI体系来看,那么中国的通货膨胀永远不会发生了!

正因为对通货膨胀这样的理解,目前政府在对通货膨胀治理上却不能找到通货膨胀的真正原因所在,从而也不能对症下药。比如,目前政府有些部门对于通货膨胀上涨,只是从价格上涨最后一个环节入手,如何来控制食品价格上涨,甚至于从美国进口猪肉来平缓猪肉价格上涨。但是,正如上面指出的,通货膨胀表象是物价普遍上涨,但最根本的原因仍然是一种货币现象。如果政府仅是通过管制某种商品价格的方法来治理通货膨胀,那么其结果只能是南辕北辙,根本上是不可能有效的。

从历史上来看,用价格管制的办法治理通货膨胀,最后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最近的例子是非洲的辛巴威,通货膨胀到了70倍。政府下命令让所有物价全部下降,民众是热烈拥护,但实际结果是不仅没有遏制这种恶性通货膨胀,反而使整个国家经济更为萧条,通货膨胀率更高。同样,上个世纪40年代末,国民党也用控制价格的方法来治理通货膨胀,结果是以完全失败告终。

目前国内出现通货膨胀的压力,政府也试图来管制最弱行业的价格来控制通货膨胀进一步上升。比如说,最近商务部、发改委大显身手,来管制食品价格上涨、管制猪肉价格的上涨等等,试图以这种管制的方式来控制通货膨胀。可以说,政府管一下欺行霸市、价格合谋,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想通过行政的方式来管制价格,不仅解决不了通货膨胀的问题,反之,会使问题更为严重。

因此,面对当前的通货膨胀,首先要把握其本质,找到其根源。即中国式的通货膨胀同样是一个货币问题。既然是货币问题就得通过央行的货币政策来解决,而不是采取政府管制价格的行政手段。化解中国式通货膨胀的办法很多,但最为重要是通过央行价格机制(即利息)来收紧货币供应、减少银行信贷、遏制大量的银行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及股市。这才是当前中国通货膨胀的源头。如果不是这样,让大量的货币进入两大的资产市场,让大量货币进入两大的资产市场来推高其价格,那么中国式的通货膨胀是得到遏制是不可能的。

同时,要全面清理整顿中国存在严重缺陷的CPI统计体系,及其他相应的统计指标,让这些统计指标真正反映实际经济生活的变化与趋势。可以说,CPI包括什么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CPI指标反映不反映了居民消费品及服务价格变化的趋势,不要动不动就用国际惯例来当挡箭牌,而是中国的实际情况是什么。只在这样才能为政府、企业及个人提供有效信息,并让他们采取正确的判断与决策。否则,政府采取的政策最好,绝无法在基本的数据中表现出来,从而导致一些误导性的判断。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