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不取消利息税岂可强词夺理?  

2007-06-19 06:5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5月份的CPI公布,市场预期央行加息的呼声进一步强化。因为,居民存款严重地负利息了,特别是加上利息税,更是使得居民存款的负利息加重。但是,也有人说,由于国内企业及个人对银行利息不敏感,比如几年来加息了几次,但并没有对经济调整起到多大的作用。因此,加息不如取消利息税,这样既可起到加息的交易,也能够减少国内居民存款负利息一些损失。

就此,我曾撰文指出,取消利息税与加息根本上就不是替代关系。从表面上来看,取消利息税可以增加居民的存款收入,减少居民负利率损失。但是,利息税的取消与否并不在于加息不加息,而在于利息税的征收符合不符合税收征收的原则,征收后达不达到征收该税种所要达到的目的。

可以说,无论是从现代税收公平公正原则上来说,还是政府增收功能上来说,目前国内这种没有公平公正性的利息税早就该取消,而不需要什么条件与时机(因为利息税从征收时候开始就是一个不合理的税收制度)。加息则是调整金融市场的价格机制,是改变导致中国许多经济问题的低利率政策。因为,从利息税开征以来,它既没有起到调节社会财富公平分配的作用,也没有让居民储蓄赶出银行来促进内需,甚至于对政府增加收入之功能也是微乎其微。反之,利息税征收的不公平,早就为整个社会所诟病。

世界银行最近研究报告也指出,利息税不仅对个人收入没有起到调节作用,近几年的实施结果显示,利息税直接减少了居民可支配收入,抑制了消费,政策结果与政策目标完全相悖。也就是说,利息税不仅是一个不公平的税种,而且其政策结果逆道而行。可以说,利息税的不公平性及政策结果与党的科学发展观,与政府建立和谐社会的宗旨是相违背的。因此,这种不公平的利息税早就该取消,没有什么条件成熟不成熟的问题。

特别可笑的是,据《财经》杂志网络版报道,财政部税政司官员认为,中国目前并无取消利息税的动议,并表示,不能取消利息税的另一缘由,是利息税收入已安排用于落后地区和中低收入者的补助,将利息税收入与特定人群的支出挂钩。所谓动议,是指会议中的临时建议。该杂志网络版称,虽然利息税具有强化负利率、缺乏收入调节功能、抑制居民消费等缺陷,但在财政部看来,利息税收入增长稳定,征收率高、征管简便且成本极低。

看到这些言论,真的不可思议,政府官员为什么最基本的经济常识都没有呢?而且这样官员不仅经济常识没有,甚至于还以为整个社会的人都与他一样,什么也都不知道。在他们的眼里,整个社会的民众只是听其所言的“阿斗”。因为,从这种官员列出不能取消利息税的理由,没有一条是成立。在此,只是强词夺理。

首先,一般来说,国家财政收入(即税收)与财政支出是如何安排的,可以说多种方式进行。当然,按照公共财政理论,一种税收征收直接明确征税后的使用去向是最好的税收征收与支出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由于实施起来的复杂性,即使在发达市场经济国家,都很少采取这种方式。因此,现代国家税收的收支,基本上是通过统一方式来征收,通过统一财政预算来支出。就中国的情况而言,也是采取后一种的方式。财政支出多以是采取国家财政预算的方式来进行。在这样的情况下,利息税收入可以以特定人群支出挂钩,但是,这不是利息税不取消的理由。

一是利息税占整个国家税收的比重微乎其微,大概在1%多一点,如果统一国家财政预算来支付,对国家财政支出的影响也很少;二是近几年来国家税收快速增长,增长速度快于GDP及个人收入增长,利息税的减少并不会对国家财政收入增长有多少影响;三是既然利息税在整个国家税收收入比重如此低,而且财政收入增长如此之快,那么在取消利息税后,国家财政完全有能力来承担这些特定人群的财政支出;四是即使以上几个条件不成立,在取消利息税后,政府也完全能够通过统一预算方式来安排特定人群支出;五是即使利息税有上述的特别安排也可以用最近新增的交易印花税来补足。所以说,以“利息税收入已安排于落后地区和中低收入者的补助”而不能取消,尽管看上去是冠冕堂皇,但是实际上是强词夺理。

其次,税收征收的原则是什么?是不是“收入增长稳定、征收率高、征管简便且成本极低”就应该征收?在这种的情况下,如果完全违背了现代税收基本原则是不是也应该征收?我想答案应该是否定的。很简单,税收的原则既要增加政府收入也要体现税收的公平性。在民主社会中,税收作为政府的一种强制性手段,如果它是对绝大多数人利益的侵害,而保护的是少数人的利益,民众就会用选票来否则这种征税权力。因此,利息税的征收并不在于它的税率高低,也不在于其征税成本的高低。为什么要取消利息税?就在于这种税收没有体现现代税收征税的公平性原则,这种税收征收没有起到收入分配调节的功能,反之,它却成了严重损害中低收入民众利益的工具。尽管财政部官员说利息税收入支付定向给西部的中低收入者,但这与利息税征收的不公平性是两码事。税收收入支付的公平性并不能够表明为利息税征收的公平性。

第三,官员们的这种强词夺理,不仅表现为这样的官员的专横,同时也在损害政府与民众的关系,在阻碍党中央的科学发展观的落实。因为,很简单,无论任何人或组织都不是圣人,他们制定的制度与规则都是不完全的,有时限于条件甚至是错误的。既然制度规则是不完全的,政府随时都得根据情况与条件来修正其错误,来调整其规则。税收制度也是如此。面对完全没有公平性的利息税,职能部门不从其税制不完全性找原因,而是莫名其妙的理由来糊弄民众,以为民众什么也不知道。其实,这样除了欺骗自己及挑拨民众与党的关系之外,其他什么也没有。

总之,这种不公平的利息税早就该取消,在取消利息税的基础上,设定综合个人所得税。让个人利息收入纳入到个人综合所得税中,这样既可以让中低收入的家庭得到一定的免税优惠,体现税收原则的公平性;又可以保证国家税收的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征收利息税才能真正起到调节社会收入分配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