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易宪容:房地产开发商为啥要骂我  

2007-05-09 21:2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才》天山</P>
20年前的上海一位年轻人在图书馆的角落,无意中发现了一套英文版的新帕尔格经济学大辞典,书中都是当代经济大师的经典理论,其中包括产权经济学派的创始人科斯。当年这本很少被人阅览的书立刻引起了这个年轻人浓厚的兴趣,并将此书一借就是三年。</P>
年轻人在书中的索引处找到了科斯的地址,便给这位后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大师写了封信,信中写道:“作为中国的一个学生,我读了产权理论觉得对中国的经济改革将会很有用。”</P>
写这封信的就是当今中国财经界异常活跃的易宪容。</P>
科斯很快回了信,从此二人开始书信往来。科斯1991年得诺尔贝经济学奖,易宪容也从中国向科斯发去了贺电。五年后,易宪容做了一件让科斯没有想到的事情——为科斯写了一本传记。</P>
>“我用了几年时间来阅读与收集相关的资料,科斯的传记写作也花了一年多时间。”易宪容说,当时科斯的有些文章他甚至看了七八十遍,对科斯的经历和理论有了非常深入的了解。在一本当时出版的《生产的制度结构》(或《企业的性质》)书上他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读书笔记。</P>
直到1999年的华盛顿制度经济学年会上,易宪容终于见到了他所崇敬的科斯。“我跟他合影时,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我把你的那本传记放在我的书架上了’。”</P>
<P>与经济学大师的交往,使易宪容在早年研究制度经济学上受到了很多的启发。然而,如今的易宪容却因在房地产领域的言论,引发了外界的巨大争论。一个本应研究金融的学者,缘何出人意料地钻进了地产界,并公开对房地产市场问题给出自己的各种解释?</P>
>这还要追溯到1998年前后,那一年,易宪容受张五常教授之邀到香港大学做合作研究,并从这时开始关注香港的房地产市场。1998年中国的住房制度改革,更引起易宪容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关注,并在当年写了一篇《中国房地产金融的制度分析》文章。“我在那时就发现中国的房地产问题是个大事,以前在香港感觉到地产经济非常重要,它成了香港经济主体,如果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将对中国经济同样有很大的影响。”</P>
>2000年易宪容从香港回到北京之后,对国内房地产市场的关注多了起来,并渐渐发现“这里面问题很多”。于是,易宪容频繁在媒体上发表关于地产的各类观点和评论,并由此惹来了很多争议,就连很多经济学同行也有不少人反对他的观点,2005年6月“国八条”后,易宪容一篇关于“国八条”及房价解释的文章,被媒体炒作成对当时房地产市场价格预测,结果以讹传讹,并成了房地产开发商及网友攻击的目标。</P>
>面对被斥“不懂地产”的攻击,易宪容认为用经济学理论分析房地产市场这类经济现象,是“万变不离其宗”。特别是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新制度经济学是很好的工具。</P>
>“有些人说我不懂房地产,其实房地产难道不是经济学?还有,对于转轨经济来说,中国的经济问题根本上是制度规则问题,如果我真的看不清房地产市场的制度规则问题,我能分析出道理,媒体会登我的文章?不可能的。”</P>
>“为什么地产商骂我?因为我把房地产内在的、本质的、骨头里的东西看透了,看到房地产市场的问题在哪里了。”没有任何地产从业经历的易宪容认为,他揭开了地产商变魔术般赚取超额利润的谜底,所以才会招人恨。</P>
在凤凰卫视的节目中,易宪容曾和地产大嘴任志强有过面对面的辩论,两人一度争得面红耳>“我为什么要参与辩论,就是要指出许多似是而非的谬论。让大家看清楚中国的地产市场到底怎么了。别人怎么攻击我,那是他的事情,但我不会同样对待他们,我可以以德报怨,更何况这根本就与我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易宪容称自己事后对此事跟没发生一样。后来有人猜测他和地产商打配合战,易宪容表示,“我从来不会和这些人私下里交往!”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P>
>2007年4月初,随着易宪容辞去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室主任的职务,一系列的争议和猜测再次传播开来。甚至还有11名经济学者在博客上联名呼吁,“易宪容被迫辞职,妨碍了学术自由”,要声援他“敢于批评政府、敢于对抗开发商的精神。”</P>
>易宪容认为这是不重要的事情。在他看来,本来就“无名、无利、无功”。对这样的事情更多是淡之又淡。也有朋友打电话过来慰问,让他不要感到孤独,不要害怕,易宪容反倒觉得没有什么。 

“我说话做事是发自内心的,内心很平静,有力量,还怕外面有东西压?”易宪容说。

房价单边上扬肯定有问题”

>口述·易宪容/整理·小路</P>
>《英才》:已购房的人和未买房的人在房价的升降上有没有冲突?房价下降后是否会导致一部分投资房产的人出现负资产?</P>
>易宪容:现在市场是利益分化的,政府关心的是民生问题,更应考虑竞争秩序,保证公平,不应只顾虑到某一部分群体的利益,否则会导致市场的扭曲,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P>
>《英才》:地产金融真的存在严重问题?</P>
>易宪容:关键是如果银行把地产市场看做是只涨不跌的市场,这样地产商拿信贷资金就很容易。当大量的银行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时,不仅会导致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也给银行带来了大量的风险。</P>
>《英才》:房产价格波动会不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P>
>易宪容:世界地产市场都有波动,为什么不允许中国地产市场波动,只能一路上扬?北京的地产从1998年后只有上涨没有下跌过,如果市场是这样,这个市场肯定会有问题。</P>
>易宪容:利率上调对房地产市场影响极大,只是看上调的频率与幅度。我们可以假定一下,如果利率上调十次效果会如何,2004年以来,美国利率上调17次,结果大家已经看到了。我个人认为利率上调具有明显抑制房价攀升的作用。</P>
>《英才》:房价单边上扬,是否有土地稀缺的因素?</P>
>易宪容:土地制度不是主要原因,北京土地面积是上海的6倍,如果按照目前房地产开发的逻>《英才》: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房产的位置也是不可转移的。这是否影响到黄金地段的房价上涨速度?</P>t>易宪容:地球上的土地都是既定的,因此任何地方的土地并不在于稀缺,而在于土地的使用效率。如果从北京盖房子一路盖到天津,宽十公里,全部盖50层的楼,估计容纳几亿人没有问题!中国土地的紧张程度不会高于香港和日本,人家房价没有只上涨而不下跌的单行道。</P>
>>易宪容:那是一定的,至少银行信贷供给会更为谨慎。不过,目前最为重要的问题是政府对房地产宏观调控的理解与定位,如果在这方面明确,那么国内房地产市场变化就会更大。</P></DIV>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