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凭什么老是与中央政策对抗  

2006-10-19 05:1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报道,有北京官员说,北京市执行“90平米占70%”的用地指标有一定难度。“目前北京五环路以内已很难找到适合中低价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房(含经济适用房)和租房用地。同时,在此范围的房价均相当高,也很难确定中低价位的标准。即使推出低于同区域15%房价的中低价位、中小型普通商品房,其价位也很难得到社会认同及达到群众预期的心理期望。”
对于这样的谬论,除了对抗中央的政策,除了借此言论来推高北京的房价,除了给北京房地产商推高房价操纵房价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首先,90平方米占70%,这是一个标准.作为一个标准并没有对与错之分,适应不适应,就如在几何公理体系中,两点连成一条直线,这是最基本的公理,根本就不需要证明,否则,整个几何体系就无法确立了.90平方米占70%也是目前国内住房建筑的一条公理,它是根据中国的土地资源稀缺,中国民众的基本住房消费水平与消费能力来确定的,在中国的土地资源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它就得适应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目前就得按标准执行,而不是说哪个相地方情况不同可以不一样,可以不执行.
其次,为什么说90平方米占70%这样的住房就得建在五环之外呢?难道这样的住房就不可能建立在二环之内吗?在日本东京,在香港的住房面积都在90平方米以下,而占的比例在90%以上,在东京与香港的土地资源比北京更多稀缺,比北京更为黄金土地,在东京及香港都可以建筑90平方米以下住房,为什么在北京就不可以.如果北京都不可以,那么在上海仅是北京六分之一土地的情况下更是不可以了,深圳与广州也是如此.这样中央的标准与政策完全成了句空话了.
第三,既然中国的土地资源十分稀缺,既然90平方米是一种套型标准,就没有多少适应与不适应的问题,而是如何在这样的既定标准下来把事情做的问题.市场经济的核心是什么,并不是按照个人无限欲望来进行,而是如何在现有的条件下,在现有的约束条件下最有效的利用资源.对于中国来说,资源任何时候都有限的,都是有条件的,因此,北京也就没有理由适合不适合的问题,而是在一定的条件下如何把资源有效利用.住房建筑也是如此。
第四,民众对住房的心理预期、民众对住房的要求更不是北京可以对抗中央政策与标准之理由。一是个人对物品的欲望永远是无限的,市场就得利用价格机制来限制个人这种无限的欲望。二是民众的消费欲望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产品标准的变化而改变的,如果我们的产品只是在某种类型内,也就会引导民众的消费倾向,会创立出民众不同的消费需求;三是即使按照北京这个官员所言,北京的产品要达成民众的价位水平,一则90平方米套型住房并没有规定其价位在哪里,它可以高价位,也可以是低位价;二则北京市的民众住房消费水平真的是那样高吗?如果是这样,北京的住房不是会抢购一空了吗?民众也不会认为北京的住房价格过高了吗?目前北京别墅按照早几年建筑与销售之情况,空置的至少要卖上十年,那么北京市民众其心理价位高为什么不进入这些市场呢?再就是如果北京的房地产市场真是为了老百姓着想,我想北京也就不会出现住房矛盾冲突的问题。
第五,北京市某官员的言论,其实是北京大多数官员的一种基本心态,因为这些人不仅可能直接或间接进入房地产市场,直接或间接与房地产市场有关的方面,而且他们手中都有大量住房,或是利用住房福利分配不少住房,或是利用与房地产开发商的关系购买不少住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岂愿意让北京生产大量的中低价位的住房,他们岂愿意让这些住房进入房地产市场推低房价?这就问题之实质。正因为这样,他们都会找出不是理由的理由来对抗中央政策。如何北京都对抗中央的政策,那么国家房地产调控就会成为一句空话了。
总之,北京市的一些房地产职能部分官员总是在千方百计的对抗中央房地产调控政策,他们表面上是反映民众意见,实际上是用莫名其妙的理由来对抗中央。看看这几年北京不少地方的房价已经涨得上了天就知道其中的奥妙(但从北京市的房价统计来说,每年上涨幅度不会超过7%)。对此,希望中央政府直接深入民众之中一了解,问题就会水落石出了。在现代信息快速流动的时代,个人是不可一手遮天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