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对金融改革几个重大问题反思  

2006-09-11 08:2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近几年来国内银行业、证券市场及保险业一系列重大改革,随着年底WTO承诺下的中国金融业全面开放,有人说中国金融市场即将迎来一场根本性的变革。不过,在本文看来,中国金融市场根本性变革是否到来,首先得对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的现状做一些反思,看看从中能否透视出这种变革的条件和环境,如果积蓄力量不足,而人为地拔苗助长,那么中国金融市场的变革可能扼杀在萌芽之中而根本就没有条件发展。

首先,任何市场的发展与变革都应该是一个自然演进的过程,是在秩序扩展的过程中得以进化的。因为,任何市场制度的创新与确立都会从边际开始。这样,不仅制度改革的成本低,而且利益关系容易得到调整。比如说,中国经济改革就是采取了这样一种渐进式的模式。当然,市场的改革也并不排除一些制度移植或制度突然生成,但是这种改革不仅会成本昂贵的改革也可能面临极高的改革风险。

对于近几年来国内金融改革,基本上走的是一条人为或精英设计之路,是一条外来制度移植之路。先是由那些金融改革的精英们从发达市场体系中寻找成功发展的模式,接着根据这些模式来进行统一规划与设计,制定出国内金融改革基本路径与框架,然后按照这种设计框架与模式照本宣科式地实际中推行。可以说,无论国内金融制度确立、金融组织的重构,还是金融市场的创立、金融产品推出等,无不是遵循这样一种金融改革的模式。

在这种精英式设计的金融改革模式下,结果是金融制度及法律引进很多,但这些法律制度无法在中国的金融市场中生根开花;金融组织机构创立不少,但这些机构与所设计的功能差距太远(如九大区银行制度);金融市场也可以不断创立,但只有市场之形而无市场之神;金融产品可推出一波又波,但许多金融产品无法持续生存而昙花一现等。

也就是说,对于国内金融市场的改革与发展,如果不是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不造就它的成长与生发的条件与环境,只是希望通过精英们的规划与设计,来建立起国内各类金融市场的联动发展关系与协调发展,那么这些关系与协调发展是否能够生发与成长是不确定的,甚至是不可能的。

其次,近几年来的金融改革,无论是股市改革还是银行改革,基本上是由一个强大的金融官僚集团所主导的改革。这种以政府行政精英为主导的金融改革,在改革前或在改革中都易形成一个强大的利益共同体。在这个强大的金融官僚集团的共同体中,既有错综复杂的人事链,也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关系网,通过这个人事链与关系网基本上掌握了金融领域中几乎全部的权力资源。

因此,在这样的一个关系网中或在这种利益格局下,无论是国内银行业的改革还是国内证券市场的改革,都会最大限度地维护既有的利益格局。在不损害这种既得利益关系的基础上,如何来对金融资源及金融权力的扩张,并如何通过规则的制定来把这种扩张了的金融资源与金融权力的制度化,从而形成新的一波既得利益关系或利益集团。

由于这个金融官僚集团的主流意识仍是精英统治和官僚思维,因此他们更擅长政治技巧,而不通晓市场思维和运用现代管理技术(或是有此专业知识却根本不可施展)。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使得中国的金融改革更偏向于全面地移植外来的制度规则,但是在内在运作上则是官商合一,亦官亦商。从外在形式上看,这样的金融改革对现代制度之形,可以应有尽有,如股东代表大会、董事会、监事会、风险管理规则,但是运作上,国有银行的股东代表、董事、高层人员及监管人员则是所有权力的合一。这种权力的合一让国有银行的高层管理者成为国有银行组织中的主宰,成了不需约束绝对权力,从而消融了公司治理中核心的权力激励与约束制衡机制,从而使得现代金融市场有效的法律制度无法建立。

也就是说,以政府官僚精英主导的金融改革,可以注重的是对法律制度、市场规则等“有形”制度的学习、引进及移植,但是却无法建立起支撑这些“有形”制度的文化、道德、企业的价值观念等“无形”制度。正因为,国内金融改革所强调的是没有文化和道德基础、没有基本企业价值观的制度移植,从而使得国内金融市场或金融业无法形成行业的基本的价值观念与诚信法则(诚信法则是金融市场的基础之基础)。整个金融市场及从业人员可以把移植过来的制度中的企业利润最大化及个人利益最大化运用得如火纯青,并通过千方百计地来达到利润最大化的目标,而且把金融市场的诚信法则与与社会责任却抛到九霄云外。

比如,为了遏制国内固定资产投资快速的增长及房价快速飚升,最近央行最近调高了商业银行的一年期存贷款利息。同时,为了帮助国内居民自住购买,央行决定将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的利率下限由贷款基准利率的0.9倍扩大到0.85倍,商业银行可按照国家相关政策,根据贷款风险,在该下限范围内自主确定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的利率。但是从最近的情况来看,央行这种意图完全为各家商业银行出台的规定所打破,这样不仅不能遏制国内房地产市场快速上涨,反之,央行的政策则成了各家商业银行推高国内过高房价的动力。

因为,我们从各商业银行应对央行规定来看,个人购买第三套以下(包括三套)住房可以享受可享受八五折优惠利率;同时,也有商业银行规定,个人房贷优惠从九折扩大到八五折,其贷款只要是5年以下(包括5年)就可以八五折优惠利率。鉴于此,有人计算过,对于期限在3年以内、可享受八五折优惠利率的个人房贷客户来说,这次的利率调整,实际贷款利率不仅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

也就是说,各家商业银行就个人住房信贷所推出的规定,表面上是为了鼓励个人住房消费(其实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是投资),表面上是帮助住房困难的居民通过优惠利率政策来解决住房的问题,实际上是这些商业银行为了其利润最大化让央行政策意图适得其反。

比如各家商业银行的这些规定,一是会弱化或抵消央行这次加息的信贷紧缩政策。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轮的经济过热与投资过热,根源就在于国内房地产市场价格快速上涨,而国内房地产市场价格快速上涨最为重要的原因又在于国内外投资者利用银行的金融杠杆炒作房地产。如果国内各家商业银行以诱导的方式即优惠利率政策让投资者低成本地进入国内房地产市场,那么投资者岂能不蜂拥而入?在这种情况下,国内房价岂能不继续快速上涨?国内的房地产市场投资岂能不出现新的一轮快速上涨并由此带其他部门投资过热?由此央行紧缩的信贷政策也完全被抵消。

二是商业银行利用央行对个人住房消费理解的模糊性,并把这种模糊性无限扩张,居然来一个购买三套住房可以采取利息优惠之政策。作为以国家信用为担保的国内银行来说,它们在鼓励什么限制什么不是一目了然吗?就目前中国的情况来说,由于房价过高,70%以上的民众连购买一套住房都面临着重重困难。但国内的商业银行,一方面要借助于国家的信用担保、要享用政府种种优惠政策、要政府采取严格的市场准入方式把竞争者排斥在外,从而能够轻易获得取利润;另一方面又完全放弃各家商业银行应该承担的为社会提供一定的公共品及服务之职能,采取某些规则把绝大多数国内居民排斥在房地产市场之外。因为,在商业银行把房价推得很高的情况下,能够进入这个市场的个人购买房者多以是那些购买一套以上的人,他们购买住房除了自住之外,更多的进行投资。如果我们的房地产市场是一个鼓励投资的市场(就如国家统计局所主张的那样),那么这个房地产市场也就是一个把国内绝大多数居民排斥在外的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国内商业银行也就丧失其基本的社会基本责任。还有,在证券市场上那种操纵市场、做假造假、掠夺中小投资者等现象也是如此。

再就是,这种“有形”制度学习与引进仅是为少数所谓的精英阶层所主导、所垄断时,那么中国的金融改革或国在银行改革就可能成为少数利益集团谋利的工具。我们所看到的是,目前金融改革或银行改革的很多地方,首先拷问的不是改革后有哪些责任,这些责任谁来承担,以及如何来承担,而是关注的是如何来分享已有国有银行的权力,如何来挤占或侵占他人之权利(这里侵占也可以通过制度化的方式以合法形式进行),如何来挤占或侵占公共权利空间。在这种情况下,管理者合一的权利则他人之责任,管理者合一权利可以随意宣示,责任却无须承担或落实。

看看这几年我们的银行业管理层,可以轻易地获得高官厚禄,可以在工资上与发达市场体系的银行管理层的工资水平看齐,但是责任上却与自己无关。比如,这几年,许多国有银行连连出事,连连爆发出大案要案,但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国有银行的主事者出来为这些要案大案来承担责任的。可以看到这些国有银行的主事者如何来为自己增加薪资,但是就是没有看到哪一个国有银行的主事者出来承担国家为了其发展付出昂贵代价的责任。

一般来说,权利是对某种利益的正当要求或正当资格,权力则就是对这种正当要求的行使。既然权利是一种资格,那么任何权利就都应该在一定的条件或关系中。如果没有他人,不存在着某种关系,就无所谓权利。也就是说,任何权利首先要表达的不是权利的正当要求而是在条件下或在关系中对权利的限制或所承担之责任。责任先于权利。

但是,从上可见,近几年来由少数所谓的精英阶层所主导金融改革,基本上是颠倒了这种权利与责任之关系。在近几年的金融改革中,以政府行政精英为主导的强大的利益集团,最为注重的是权力的扩张,而不是责任的承担。谁主导了金融改革,谁就能够制定出有利其权力扩张的改革方案,谁的权力扩张就最快。比如,近几年干部升迁最快、升迁的干部数量最的国家职能部门应该就是金融部门了。而这些部门的干部快速升迁就是其权力迅速扩张之结果。但是,责任承担方面,近几年国内银行业出现的大案要案数不胜数,可就是没有任何一个高层管理为此来承担责任。比如,早几年一些人利用金融杠杆房地产炒作就是国内银行放纵结果,否则什么会出现一人购买128套,从银行贷款7800万呢?但是,这事件调查之后则一了百了,根本就没有看到对该事件的处理意见。

正是从上述几个方面分析,国内金融业的改革仅仅是触及一些表层的事情,而与深层次方面触及不多。如果不从这些深层次的问题入手,国内金融市场要发生根本性的改变是不可能的。正因为,目前的金融改革不深入,自然会把不少金融改革中所碰到困难与问题积聚下来,从而给未来国内金融市场的发展留下种种障碍。对此,金融高层的管理者想到这些吗?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