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宪容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研究员

网易考拉推荐

强制性征收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险是掠夺消费者财富的制度化合法化  

2006-12-13 23:1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2006年12月11日起,中国金融业将对世界全面开放。可以说,除去2006年12月份这几天,从2007年起,中国金融业将进入全面开放的新纪年。对于这个一个年代,我们早就走过了“中国金融业全面开放是否准备好了”初级阶段,因为经过5年的WTO过渡期,中国金融业在准备、在成长、在走向世界。对于WTO过渡期的成就,目前各媒体谈得许多;对于后WTO时代,各种机构及财经媒体也有不少的分析与预测。但是,中国金融业正如各媒体报道的那样真的是成绩斐然吗?中国金融业真的是走出转轨经济的窠臼吗?还有,这几年国内金融业发展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绝大多数民众能够从这种金融业的繁荣中分享到其发展的成果吗?等等,这些问题都是我们必须的事情。

可以说,入世以来,尽管中国金融业交出了漂亮的答卷,如银行业的不良率迅速下降、银行资本充足率的提高、三大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成功及上市、外国战略投资者的引入、银行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银行内部风险机制逐渐建立等;如国内证券市场的股权分置改革成功、QFII进入、证券市场一些基础性制度的建立、国内股市新的繁荣等;如保险业率先全面开放与快速发展等,但是这些成绩的取得,更多的是政府主导及倾向性政策的结果,而不是在市场竞争的条件下国内金融机构努力所为。

我们可以看到,几年来四大国有银行改革的成就,最为主要是政府的直接注资(如不良资产剥离及外汇注资)、政府通过政策间接地让整个社会财富向国内银行业聚集(如在政府严格管制下使得居民的金融资产只能够集中在国内银行)及向银行业转移(如通过低利率政策使得居民储蓄存款收益率极低从而让居民财富向银行制度化转移)、通过特权渠道让国有银行挤占证券市场上市资源、还有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让既有银行形成对金融资源的垄断等。在这种政府直接或间接的推动下,国内银行业特别是四大国有银行当然会取得不小的成绩,但实际上这些成就与市场的要求差距很远。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国内银行业取得成可改善其体质、提高其竞争力、也有利于国内金融体系的改善,但是这种改善是否意味着国内银行真正的转型了呢?是否让四大国有银行真正成为现代商业银行呢?我多次撰文指出,国内金融业改革可以引入国外所有的规章制度、法律规则、产品与市场,但是让其内在机制、银行文化及银行价值观的改变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而没有后者的变化,国内银行要成为真正的现代商业银行是根本不可能的。也就是说,国内银行业改革要达到形似与神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也就是说,就目前国内银行业所取得的成绩来看,它的组织结构、财务报表、金融产品的推出、市场方式的安排等可能会做惟妙惟肖,但是银行运作内在机制、银行基本价值观及银行文化并没有根本性改变,特别是当这种国内金融机构的商业化、现代化及市场化与政府对金融资源的主导性、聚集性等相结合时,那么国内金融机构不仅容易聚集整个社会的金融资源,并按照政府愿意把金融资源流向政府所要发展的产业或行业,而且也有利于既有金融机构把其运作的成本让整个来承担而让其运作收益单位化及个人化。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金融市场的监管职能部门,一方面其独立性不足,许多相关职能决策必须经过高一级政府审批;另一方面又权力过大及与实际市场利益关系过于紧密而滥用公权力。在后一种情况下,不仅会导致各监管职能部门不断来扩张其规模、不断地来扩张其权力,从而使得政府对金融市场的权力不仅无法退出,反之还有金融监管的职能部门在不断地扩张,甚至于借公权力表面上是推行公共品,实际上是借公权力为行业谋利,为自己职能部门谋利,以此严重地侵害消费者的利益或用制度的方式“合理化”地掠夺消费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金融业要得到根本性转变是根本不可能的。

比如,国内银行业,这几年之所以能够取得很好的成绩,不仅是在于政府的直接注资、直接剥离银行的不良贷款,而且在于政府对利率的管制,极力压低居民的存款利率,极力拉大国内银行的存贷款利率,从而使国内银行可以不经努力轻易地获利(一般低利率市场环境下,国际金融市场的利差水平只有2%,但在政府对利率严格管制下,把利差拉到4%,仅这一项,国内银行业就可多获得收益4000亿元)。可以说,如果通过有效的市场竞争,国内银行业的收益要通市场竞争来获得,那么国内银行业的业绩就不可能这样好。

还有,三大国内银行改制上市后,在一般人或投资者眼里,一定会认为三大国有银行质素会从根本上的改变,否则这些银行上市的价格不会轮番上涨。但是,这种业绩从何而来?是银行的服务态度改进了,是银行的金融产品增加了,还其他各方面有所改善。但实际上从一些银行的服务来看,并没有随着银行的上市有所改进,一些银行其服务态度之恶劣无以复加。如在北京的一些国有银行,我们消费者为了得到一次服务往往要排队几个小时。正如不少民众所说了,为什么国有银行大量地上市,他们却无法分享到其上市的成果。

还有,国内的证券市场,股权分置改革后是有很大的长进,投资者的信心也开始确立,市场也开始繁荣,但是,在政府的主导下,这个市场仍然是少数人炒作的市场。比如上一个星期,市场的价格指数不断地推向历史新高,而成交额达到4270多亿。在这个总市值仅为7万多亿,流通市值仅为2万多元的市场,有近2万亿的资金在股市进出。这样多的资金在股市进出,有这样的短期利益的机构投资者,岂能不让整个市场翻江倒海?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证券市场的机构投资者们在制造一波又一波的概念、一组又一组的题材、一个又一个的板块,让股市的价格轮番上涨。看看香港,其流通市场总市值达到12万多亿,但其每天交易量也只在300多亿,很少上500亿交易量的天数。人家香港市场的流通市值是国内市场的6倍,但其交易量则高于香港市场一倍以上。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对比就能够看出国内市场炒作程度有多高!当然,这次市场股价快速上涨尽管没有早几年那种让鸡成为了凤凰,让鸡毛飞上了天,上涨股票基本上是限定在它们所认为“价值重估”的股票上。但国内股市轮番炒作程度如何人们早就心知肚明。

只要看看北辰实业接连几个涨停板而又迅速下落;招商轮船一上市就接连几日上涨80%;中国联通朦胧题材就能够让股价炒上天等,目前国内的股市文化根本上就没有走出以往股市是一个完全炒作市场的阴影。机构投资者利用其市场信息优势、市场资金持有优势及其对金融市场知识的优势不停地操纵市场(这包括了实际市场的操纵及市场话语权的操纵)仍然是平常事情。可以说,机构投资者对市场的操纵应该是这次国内股市快速上涨最为根本原因所在。可是,如果这样现象发生在比较健康的市场,那么监管部门早就会采取必要方式来关注与调整了。还有,国有大型企业可以优先上市,大量的政府部门的监管官员可轻易地转战到实际公司谋取位高权贵的职务等,这些都国内证券市场司空见惯的事情。而这一事情哪一方面不是与政府权力渗透有关。

我们再来看看国内保险市场,监管部门对市场的主导与渗透更是无所不在、无微不到。一项汽车的第三者责任保险,居然政府监管部门可以下强制性文件来要消费者就范。一般来说,保险作为一种现代市场的商业行为,任何部门、任何单位都没有权力要求消费者进行保险或不保险,即使是保险行业的监管部门也是如此,否则就有可能对消费者利益的掠夺或侵害。而政府监管部门推出机动车辆的第三者责任险,尽管它们会以什么国际惯例、什么保护公众利益等冠冕堂皇的幌子来强制性要求消费者保险,但是中国有满足这种国际惯例的条件吗?如果没有,那么这种国际惯例就容易成为掠夺消费者利益的工具。还有,对于公众利益的保护,为什么不可以通过《交通法》及相关赔偿条例来进行?为什么不可以通过《民商法》及相关条例来进行,而通过一种强制性市场交易工具来进行?

现在我们要问题的是,这种强制性征收机动车辆的第三者责任险,其法律依据何在?如果政府的保险监管部门不是为我们社会提供公共品,而是仅是为保险公司提供谋利市场交易品,那么这种责任险的意义又多大?还有,这种责任险有法律依据,那么其以公共品的强制方式来强迫消费者消费,那么其公共品的定价是如何进行的?程序上合法吗?但实际上无论是程序的合法性上还是第三者责任险的定价上,监管部门根本就没有从保护消费者的利益角度来公平公正的定价,反之,借手中的公权力仅是为本行业的利益服务,完全是一种损害消费者的产品定价。也就是说,保险监管部门借助于公权力来谋取行业利益,来谋取自己部门利益(因为保费高低与监管部门收入相关)。这不仅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利益,而且借公权力把这个侵害与掠夺消费者利益的行为制度化与合理化,也是对公权力的一种严重侵害。

可以说,在保险部门及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借助于消费者对保险产品及法律不了解,借助于技术上、信息上、政策上等方面的不对称,正在把一些对消费者利益侵害与掠夺制度化与“合理化”。这也正是目前金融改革最大的障碍。

总之,中国金融业已经进行了全面开放的新纪年,在这一个新年代,金融改革面对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对市场渗透过多,就在于政府在借助于公权力把一些非法侵权的行为制度化,这可能是目前金融改革与金融发展面对的最大障碍。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